親愛的簡報用戶,因近期疫情防控限制,暫停電話咨詢服務。如您需要人工服務,請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浪微信
當前位置:首頁>NGO新聞>行業觀察>  【觀點】林紅:疫情之下,“武漢銀杏行動” 盡顯職業公益人的有章有法

【觀點】林紅:疫情之下,“武漢銀杏行動” 盡顯職業公益人的有章有法

2020-02-20 11:14:52  來源:銀杏基金會  點擊數量:1023

 

采訪人:laopan @ WorkFace創始人
受訪人:林紅 @ 北京市銀杏公益基金會 理事長

 

 

從IT女到職業公益人

 

Laopan:請林紅介紹一下自己,可以多說說自己的情況,讓大家了解你。

 

林紅:大家好,我叫林紅,雙木林,紅色的紅。之前是一名IT女,從讀書到工作一直在計算機行業。十年前,我在微軟工作的時候,接觸到了中國的醫療和教育問題。后來一個很偶然的機會進入了南都基金會,成為了一名職業公益人。

 

我做的項目叫“銀杏伙伴成長計劃”。五年前,大家都覺得發展的比較好,需要獨立出來作為一個更公共的平臺,而不是南都的一個項目。我受大家的重托,出來建立了銀杏基金會。

 

Laopan:林紅,現在人在哪里?安全嗎?

 

林紅:我在北京家里,已經一天16小時看手機,沒出門20多天了。

 

Laopan:北京的疫情防控都還好嗎?

 

林紅:北京經歷過SARS,應該是從政府到居民防控意識最高的城市,很多小區都封閉了。

 

將感受和事情理性分離

 

Laopan:你對這次疫情從發生到現在,有什么樣的感受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嗎?

 

林紅:早期的時候,我在忙機構的事情,對這個疫情沒特別關注。1月23號,武漢封城時,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從除夕到初七,我一直都是在一個觀察的狀態。本來我覺得這個事情也許還是可以盡早控制住,但后來發現事情的演變完全超出我的想象,所以說,后來是非常緊張。

 
大概到2月1號的時候,我們基金會開始覺得需要做一些什么事情,并且已經發現很多伙伴已經行動起來了,主要在物資,找醫療物資方面。我們在看,我們可以做一些什么樣的事情,然后從2月1號到現在,可以說是每天都更加緊張和焦慮。我采取的一個策略是,把我的感受和我做的事情理性分離。

 
很多人會修習正念或其他修行,能夠體察自己的情緒和感受,同自己在一起并活在當下。然而,還有很多人是做不到如此的。這么多天以來,我幾乎沒有一刻活在當下,基本上都是活在遠方或手機上。

 
實際上我沒做什么,更像一個志愿者的志愿者,更多的是看一下大家都在做什么事情,也是從外圍觀察,在這個實踐當中,個人可以起什么樣的作用?作為基金會可以起什么樣的作用?

 

銀杏伙伴成長計劃

 

Laopan:一個志愿者的志愿者,期待了解銀杏基金會的行動策略。

 

林紅:銀杏基金會做的事情我稍微介紹一下,大家就可以理解我們的行動策略。十年前起,我們意識到一件事情:做社會建設,做社會工作,最重要的是人。這個人,必須得有恒心有毅力有韌性,而且要有非常強的使命感和前瞻性;同時又有一種能夠克服困難聯合資源,不斷地把事情去推進的能力。

 

只有這樣的人,才能把很多的事情織補起來,然后推進下去。

 
于是,我們就開始了“銀杏伙伴成長計劃”的項目,去尋找這樣的人,給他們一些小額的資助和一些長期的情感和事業的支持。

 
做到今天,我自己本人采訪過,超過200多位公益行業或者社會企業的負責人、創始人,接觸過大量的工作人員,志愿者,以及跟社會建設相關的很多的機構負責人。

 
我覺得,可以用蚯蚓來形容我們做的工作,就是不斷的在泥土里穿行,去了解情況。

 
截止今天,我們有136位銀杏伙伴。每一年都會組織他們在一起,有一個交流的機會,建立他們之間橫向的聯系和對社會問題的整體系統的一個視角。這件事情持續了十年。
 

近兩年,有很多人來問我們,你們花了很多錢和時間,有什么成效呢?這些人怎么樣了?你們的網絡怎么樣了?你們到底為社會做了什么貢獻?

 
本來我們計劃在今年的這段時間重點來梳理,但沒想到,在突發疫情面前,有很多事情就自然呈現出來了。

 
我們最近的一個行動,叫做“武漢銀杏行動”。

 

關于“武漢銀杏行動”

 

林紅:我們有一位銀杏伙伴:郝南。他從2008年開始,一直在做人道主義救援方面的工作,參與了汶川地震的救援,還有很多其他災難的救援工作,包括國外的尼泊爾地震等。

 

他主要做的是在線上調動志愿者去收集大量的信息,對信息進行分析,然后將一些預判反饋給到大家。不管是救人的還是運物資的行動,都可以有更好的一個方向。

 

他自己原本是牙醫,后來發現自己的人生使命,更多的是在救援工作當中,所以,就辭去了原來醫院的工作。

 

這一次疫情,他發現有很多病人在家自我隔離,其實是非常焦慮的,而且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癥狀,怎么樣去處理。

 

于是,他在線組織了上百位的醫生,給這些人做遠程的問診。在遠程問診的過程中,他們逐漸地發現有一些病人其實已經比較嚴重了。

 

新冠肺炎的一個特點就是,它可能會突然發作,導致病人呼吸困難,而因為缺氧,導致了全身的一些并發癥,或是器官衰竭,免疫力下降,病毒就會更加肆無忌憚的侵入。

 

他根據自己的專業知識和醫生討論方案,最后發現,制氧機是一個很關鍵的設備。

 

如果病人能夠在一個有氧的環境里的話,也許,可以堅持到能有一張重癥的病床,同時,免疫力強的年輕人可以恢復過來。他就緊急地去動員大家來捐贈制氧機,給到這些重癥的家庭。

 

正好另外一位銀杏伙伴陳丹,也收到一些其他的問詢,所以,就找到了郝南。

 

他倆曾經在銀杏網絡里做過其他的事情,他們的信任關系很高,協作就非???,陳丹就開始幫助郝南去籌款來買制氧機。

 

開始只有他們兩個人在這個項目當中。在這個過程里,陳丹就去發動了銀杏伙伴的網絡,包括給我打電話,希望能夠看看怎么樣籌資,我又拉進來春苗基金會(是一個5A級的公募基金會)來幫他們做籌款、合規以及之后的一些反饋。

 

之后,我們就發現有各種困難,包括買貨、運輸,最后一公里尤其困難。

 

這個時候,就有越來越多的銀杏伙伴卷入其中,最后有二十幾位伙伴,變成了“武漢銀杏行動”這樣一個獨立的行動。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很多公益機構的負責人開始做這種買貨、跟單的工作,以及其他各種做報表等。我覺得非常的有意思,這些具體工作,他們其實做的并不是特別好。

 

他們做的非常好的方面是彼此之間的協作。

 

在一個群里,大家的信息都扔在里面,而后各司其職,工作做的非常有序。

 

我發現這和他們自己的能力有關,也跟他們之間的信任以及之前有過很多協作練習有關。之后這個行動就開始自我生長。

 

制氧機的需求基本在醫院、社區的隔離點、社區醫院。很多人沒有采買這方面的設備,大家更多采買的是防護物資和呼吸機類的大型設備。于是就又引發了更多的行動。

 

在銀杏伙伴的網絡里,有一些人,他們也接觸到了一些企業的捐方,還有一些個人的捐方,所以就買了更多的制氧機送到了武漢周邊地區包括黃岡、孝感等等。

 

漣漪效應下的制氧機

 

林紅:更有趣的一件事情是在這樣的一個行動的主干上長出了枝干。同時,它又帶來了更多的漣漪效應。

 
因為,我要幫他們去找在地的運力,所以,就不斷的在各種群里面去看線索。

 
我在我自己的微軟前同事群里發現有一位同事的表哥,正是當地一個云豹救援隊的隊長。我聯系到了他,跟他說明了這個情況。同時,需要制氧機的這個需求,以及我們對此需求的整體分析,打動了我的這位前同事。他從自己公司先捐了100臺。

 
因為他是湖北人,自己打通了一個渠道。在當地就找到了一些企業家,一起來合作,把他捐贈的100臺制氧機運到了武漢。而這時候,他們聯系的各個地方醫院的需求統計上來,遠遠超過了100臺。他就跟我商量說,我們能不能在微軟前同事的群里面去做籌款,再買100臺?我們倆就又合作去籌款。之后的需求還是有些不夠,我們就又籌了100臺,一共籌了200多臺。

 
在籌款的過程中,我們的前老板也發了朋友圈,被他的鄰居看到了,因為鄰居是孝感人,特別意識到這個東西對家鄉的醫院很有用。他自己又通過其他的慈善組織,用我們的這個供貨商買了80臺送到孝感的三家醫院。

 
截止到今天,不完全的統計的話,一共有3000臺左右的制氧機,送到了湖北地區。

 
這個就是我剛才說的,從一個主干的行動,不斷的引發的漣漪效應,產生了這樣的一個民間自救的行動。后來,我們發現有更多報道,包括官方的文字,說需要制氧機以及氧療是現在對抗武漢肺炎非常有效的方式。同時我們也發現,在其他基金會的采買清單上確實沒有制氧機。

 
整個武漢銀杏行動一共是籌了近2000臺制氧機,能在這么短的時間里能夠籌到這么多錢,也得益于一些國外企業的幫助,他們的行動也是非常迅速的。

 
還有一些企業甚至是不愿意透露自己企業名字的。但是,他們在很短的時間里克服了它們的各種流程,非??斓慕o我們打了上百萬的資金。

 
在這個行動當中,我看到了很多事情。它就像一根針,插入了一個社會肌理當中。

 

最后一公里的困難

 

Laopan:可以具體的描述一下最后一公里的困難嗎?

 

林紅:在運輸的過程里,我們也看到有各種各樣的問題、風險,包括有時候政策的改變等。

 
這整個過程中大概有接近20天,發現所有的變量都是在動態變化的。

 
比如說貨源的情況、物流的情況,武漢當地的道路,交通管制的情況、病人的需求的情況,所有的這些都在變化,包括最后一公里。

 
實際上我們有幾個道路,一個是請當地的志愿者,像藍天救援隊這樣的小伙伴,能夠送到這個重癥的家庭(我們也規定了嚴密的無接觸的操作流程)。還有一條路,就是給到當地的社區醫院,或者是醫院,他們也可以來自提的;另外也有接觸到像黃岡的防控指揮部。

 
他們也有專車來取走的,然后我們再跟進和督促他們往各個醫院的分發。在此過程中,最大的一個改變,就是從要求自我在家隔離到集中隔離的政策改變。我們也要迅速調整我們的分配方案,以及運送方案以及落地執行的時候的聯系人。

 

我們看到一個需求是醫院的緊急需求。

 
我們當時的判斷是,醫院應該是能夠配套設備的。但是當時的一個緊急狀態和擴容的狀態是已經有病人住到醫院,但設備還沒有到。這種情況下,我們是不是可以先去把這個緊急的資源補充到。

 
另一個,就是個案的需求。

 
還是有很多人,他不能及時的去到醫院,得不到醫護照料,在這種情況下,其實是非常艱難的,而且是一定會被忽視,政府是非常難以到達的。

 
我們在有限的資源里怎么平衡這兩部分的需求,其實也是有非常多的討論和對趨勢的分析。
 一對一真的是非常的艱難,因為,首先是我們要保護好我們的運送志愿者。但是,大家也知道,防護物資是非常非常緊缺的,醫院里面都缺,那么,志愿者也缺。

 

所以,在這個地方,我們每一天都是非常焦慮的,在各種地方去找,能不能找到口罩、隔離服......中間有很多的插曲,本來以為隔離服能到,結果又被別人拿走了。
 

另外,也會不斷的去跟司機做宣傳教育,讓他們注意防護距離,以及更完善我們的流程,能夠讓他們更加的安全。前端實際上除了醫生以外,郝南還組織了一些志愿者。

 
這些年輕的志愿者給自己的名字叫小天使,他們一對一的去陪伴這些病患的家庭,了解到他們這個家庭的各種情況。有一些狀況,真的就只能用慘烈來形容了。小天使也不斷的在教育患者的家庭,怎么樣去接手物資,怎么樣使用這個物資等。

 
在過去20天,在一個二三十人的群里,我看到的是大家基本在一種不眠不休的狀態,不斷的遇到問題,不斷的在解決問題,不斷的發現有窟窿,不斷的去補。

 

在制氧機的戰線接力

 

林紅:我們在跟經銷商聯系時不斷的催他,說你快一點兒,真的是早到一個小時可能就能救一個人,因為這個病發展到一定程度的話,制氧機其實也就沒有作用了。

 
它畢竟不起到關鍵性的治療作用,它更多的是剛才我說的那兩個功效,只是對一定階段的病人是最有效的。

 
開始的時候可能供貨商也會抱怨說,“你知道嗎?我也是從大年初一就開始工作到現在,我們也很累,很辛苦”或者“章不在、簽字的人也不在,等明天”等等。

 
后來,我們不斷的跟他傳遞這種緊迫性,以及我們醫院到貨的照片,然后他就慢慢的改變了態度,越來越配合。從簽合同到撥款,到清點出貨貼箱貼,找快遞等,幾乎就是無縫銜接。

 
雖然我們有的人是在春苗基金會負責撥款的;我可能是在家工作的;出貨的人可能是在江蘇的倉庫里頭,但是我覺得這種順暢程度,感覺就是我們真的是肩并肩的在工作。

 
昨天,他又主動的去找出來各種說明書操作視頻,然后上傳,讓我們能夠給更多的人去看。

 
在群里面,有時候到半夜了,看到傳回來的一些照片,“制氧機被放到了病房當中去了”;家屬和小天使對話:“幸虧有了這個制氧機,他現在呼吸平穩了”,“白天已經可以不需要制氧機,只有晚上的時候才需要”...看到這些,大家會覺得特別有動力繼續做下去。

 

林紅:當然,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會收到一些信息,說機器不用送了,因為這個病人已經去了。不過,最近一段時間更多的是好消息,說不用送了,是病人去住院了。

 
這里面最不容易的,是在地的志愿者們。

 
我們接觸了很多的救援隊的人,藍天的、云豹的,還有一些愛心車隊,如蝙蝠車隊、珍珠車隊、月亮車隊、孝感義工聯,還有很多不知名的人。他們真的是非常非常的值得敬佩。我們也在盡量的幫他們去找防護的物資,包括找到一些保險能夠覆蓋到他們,但是,我們能為他們做的也非常的少。

 
另外,也是非常佩服那些小天使們,他們這么長時間去一個一個家庭的陪伴??粗麄兠刻斓倪M展,我覺得他們心理上承受的非常多。

 

草根組織的力量

 

Laopan:我們直接跳入一個重要的問題,我們能夠為前方的志愿者,義工,這些曝露在疫情之下的伙伴們做些什么?

 

林紅:我們正在為一線的志愿者和社區工作者籌新冠保險。這個公募的活動中,我也充分感受到了中國人真的是非常的好,有老年人真的是捐出了自己買菜的錢。
 

我想,這個事情讓我特別深刻的感受到了什么叫“草根的力量”。

 
這跟政府工作是完全不一樣的,政府是一個條塊化垂直管理的,不斷的在分部門,分邊界,都是一條一條線在工作。而民間呢,我們就不斷的在橫向連接,不斷的有這種漣漪效應。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這樣的體驗,一大片草坪也好,或者在草原,你看到那個草根,非常厚,橫向連接在一起,你要想從中拔出一根草,其實都蠻難的。如果草地中央空了一塊兒,被拔走了,一場雨下完以后,它又馬上織補在一起,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所以,我們非常以草根組織而自豪,草根不是草莽或者說不專業的意思。而是像我說的這樣,它有頑強的生命力,它能夠調動各方的資源,它能夠鏈接各方的努力。

 
有人問,我們為什么不直接捐錢,而是買保險。其實,這里面有一個很重要的數學問題。我們在靠眾人之力把這個錢放大杠桿,給到那個未來有可能風險最高的人。

 
保險公司也做了巨大的貢獻,因為大家其實是可以算一下。如果,1萬個人才是35萬元,而一單出險就是賠付50萬的話,保險公司真的還是做了很大的努力。
 

我這些天除了去當志愿者的志愿者,幫助在外圍協調資源,很重要的一個任務,其實就是去看各種各樣的信息。從微觀的到宏觀的,從我們志愿者發來的信息,到記者整理發表的文章。

 
其中有一篇是寫“百步亭社區”的,當時大家還記得他們是組織了一個萬家宴,之后就無聲無息了。昨天,我看到一篇長篇的報道。講到實際上,他們是一個很特殊的小區,因為他們沒有設街道,而是由有一個企業管理,這邊組成的一個管理委員會。

 

這個報道,讓我看到,在這樣的情況下社區工作者真的是有擔當,不斷的在想辦法,各種辦法,去保證這個小區居民的利益。當然,這過程中有很多力不從心,然后也被罵,這當中有各種委屈和無奈。

 
相信這次過后,居民對社區的態度會非常不同。以前我們小區居民總罵社區的人,現在都是主動把家里的口罩分給他們,給他們送吃的。
 

從這一點上我們也可以看到,在一個系統當中,尤其是在它出問題的時候,作為一些中間的組織也好,個人也好,其實是承受非常巨大的壓力。

 
在這個時候,我們的這個保險,哪怕是一種認可給到他,我覺得對他們都是一個很大的鼓勵。


社會組織的巨大價值

 

Laopan:現在的銀杏伙伴行動進入到什么狀態了?

 

林紅:在這個時間上回顧的話,我其實可以看到,社會組織的價值是巨大的。

 

第一個價值:能夠敏銳地發現社會的問題,成為一個社會的傳感器。

 

最初,郝南發現了這樣急的需求,同時,還有很多銀杏伙伴,也都發現了他們本身服務的一些特殊群體在這個災難面前的需求。比如:有的伙伴發現了心智障礙人群的需求,也在組織全國性的網絡來幫助到這樣的家庭;有的人本來是服務流動人口社區的,也發現,有一些家庭因為父親不能去打工,家庭沒有經濟來源;或者因為父母被隔離,孩子沒有人照顧;

 

有的人發現他們之前服務的,比如說白血病病人群體,或者艾滋病病人群體。在這個時候,一個是買不到口罩(因為他們都是免疫力非常低的人群,平時也需要戴口罩),二是有一些藥沒有了,所以其實也面臨著生命的危險。

 

還有一個行動是從郝南組織的NCP生命支持行動中的一個志愿者海豚發起的,一個服務孕婦的小組。他們發現了這個需求以后,就迅速行動,成立了一個單獨的小組,專門是救護孕婦,包括為他們提供一些產檢信息等。

 

這樣的形形色色的問題,其實是很難進入政府的視野的,我們只能靠民間的自助自救。

 

另外,有一些公共性的問題其實也是靠社會組織可以讓它進入公共視野和政府視野的。比如,自然之友的張伯駒,以及其他幾位銀杏伙伴和其他環保領域的小伙伴也在倡導,推動《野生動物保護法》的修訂。

 

第二個價值:由于我們平時工作的這個狀態像蚯蚓一樣,穿行在整個社會的肌理當中。所以,我們有機會能認識和連接各個行業不同的人群。在這次武漢行動當中,我們連接醫生、出租司機、企業家等等,如果你只是一個企業,或者一個地區政府,有可能是沒有辦法同時連接這么多行業的。連接了這些點以后,建立起一個行動的方案和一個系統。就是所謂的連點成線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價值。

 

第三個價值:我們是以信任為背書,接通了這個線路的電流。

 

大家試想,我們把這些東西都擺在那兒,有人愿意捐東西,有人愿意運,有人需要...在中國當下社會,大家信任度非常低。捐款人和捐資人也會想,東西是否到醫院了呢?物流中間會給我劫走拿去賣了呢?

 

其實是靠公益組織,包括基金會用自己的信任去穿起這條線,讓大家相互信任。在這里面,還需要投入一些資金作為潤滑劑。

 

比如,大家都愿意去買設備,但是誰買配件?誰付運費?志愿者雖然是無償運送,可他也要吃午飯、包括簽收單,誰去打???我們在跟藍天救援隊問,有什么需求的時候,他們說:我們需要兩個硒鼓。硒鼓是干嘛的呢?是出庫打印出貨單。

 

我當時很心酸,他們是出錢出力,甚至有時候出血。但問到他們有什么需求的時候,他們要的是兩個硒鼓。當時,我發現我們能做的太少了,對他們的關心也太少了。

 


 

社會資本&社會規范

 

Laopan:我反饋一下我的感受,職業公益人在這一次巨大的疫情之下所展現出來的行動力,行動成果令人贊嘆。

 

林紅:我們動員了社會資本,然后產生了這個行動。給病人帶去了設備,估計有幾萬人次可以用到。這個過程中,其實又積累了更多的社會資本。在這里我說社會資本的意思——它是對應的經濟資本來說的,也就是對應的錢來說的。主要是指更多的信任,更多的彼此的連接,以及在這個過程中的一些規范。

 
我們這個社會運作其實光有錢是沒有用的,還有很大一部分是靠社會資本和經濟資本結合起來,才能運作的。

 
比如說,我剛才提到了,在這個過程中,其實很多人受到了感召,并且相互的認識,相互的信任。這個就是新的社會資本。我們采購第一批貨的時候是非常艱難的,要打通所有的環節,但是第二批、第三批、第五批就很順暢。那其實就是我們積累的新社會資本,在當中運作。

 
關于社會規范,我也想多說一句。

 
在這個過程里面其實也會發生這種事情。比如,志愿者說我也認識一個朋友,他現在很危急了,能不能拿一臺你們的制氧機去給我的朋友。這個要求其實是很合情,但是它不太合理。因為我們在這個當中要接受的是整個過程的公平、公正。
 

規則、信息透明都非常重要,我們要學會領導,同時,也要學會服從。

 
雖然我們現在買的這些機器有很多,都是送到了我們長期觀察的這些人手里,都是挑的最最緊急需要的。如亂發放了,那整個的這個流程的公平、正義和透明就不存在了。所以,我們也會很耐心的跟志愿者去講這些事情,他們也非常的理解。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就建立了一個規則,那就是大家能夠怎么樣去合作,讓這個社會更好的一個規則。

 
我的小姨婆也在鄂州,鄂州現在也應該有1000多的確診病例?,F在不能住院,就只能在家里。我媽媽看到我在做跟制氧機有關的項目就跟我說,“我也想給她買一臺制氧機“。我跟媽媽說,這個事情我做不到。后來我媽把本來想買制氧機的錢捐給上面的項目了。
 

整個流程里,我們沒有辦法有運力去購買私人的東西。我們的所有力量都是走得很正規的渠道,讓基金會有嚴格的一個管理和控制,也保證了整個行動的公信力。

 

laopan:謝謝林紅,你作為志愿者的志愿者,把最直接的體悟分享給我們,今天的訪談就到這里。

 

林紅:謝謝大家給我這個機會梳理,也謝謝大家支持我們的項目。
 
 

如果你不能在疫區做什么,請關注一下你自己所在的城市和社區的特殊、邊緣群體。也關心一下“出征”的醫護人員的后方。

 

 

本文源于  “ WorkFace 抗疫行動 ” 在線訪談

 

*免責聲明:本站文章圖文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 ,文章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網站。如果您發現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掃一掃
更多精彩
TOP 意見反饋
格力电器股票行情